MARY07

blue attack.

喂 树洞
我最近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,
讨厌了一个女孩子,
仔细想想真正的理由是嫉妒她,
好糟糕啊。

噼里啪啦哄!

噩梦。
  像电影里那样“哗!”的在床上瞪大眼睛醒过来,然后意识到现实再缓缓胸口安慰自己。

  其实我是比较享受噩梦的类型,现在也是,虽然醒过来会有些夸张地“哎呀哎呀,又做噩梦了”这么叫着,其实心里隐隐地,会很享受,觉得这些奇奇怪怪的梦,组成着我独特的一部分(虽然昨天也是噩梦,但是像昨天那样梦到自己怀孕,或者秃头,或者考砸之类的噩梦不能算是令人愉悦的噩梦):末日里燃烧的城市,透明的红鸟,把抓住自己的巨人当做交通工具的冒险者,尖叫着飘过的翼龙,拥有两张脸的女孩子,天空中巨大的眼睛,铺满地面的网下闪烁地诡异的红色,荒凉黑暗的海边下水道里费力钻出来的自己,无数诡异地彩色压向自己的画面,等等。等等。

  我一般不安的时候会做噩梦,好像是为了给我苍白的现实注入一些活力吧。

  刚才的梦是巨大海怪,说是蛇呢,或者说是巨蟒或者有鳞片无四肢的鳄鱼比较合适。但是一个头比房子还大很多。这是在海边的一个小岛,或者说是大陆靠近海边的陆地,几乎没什么丛林,由是岩石和房屋构成了全部,岛上的人是中世纪的打扮,(这应该是受我最近看的动漫的影响)陆地延伸至海里,在尽头有一个望海的小屋。

  我自然是主人公,小镇上搬来了一个新的女孩子,大人鼓励我去找她玩,我冷着脸说:“我从来不是会去结交新的女孩子的类型”(奇怪,在梦里我的性格表现出来的部分总是孤僻冷漠,有点银桑的感觉)

  海边有一个祭祀的活动,王国里的公主们来了,先在海边的水池里展示了一番自己的美貌,然后坐进凉亭里望着海面等待活动的开始。美丽得有些诡异地公主们挤在一起,互相不满地暗地较劲着,我作为祭祀里跑腿的角色在公主们对面的海里的小屋里,忍不住嘲笑。

  海水开始动,海怪出来的,我钻进屋子里抵住门,听着外面众人的尖叫,祈祷着它看不见我,从窗户可以看到他的身体从海里冒出来往上升,银色的鳞片一层一层地向上流动,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我望向背后的窗户,就和一对巨大的蛇眼见面了,我随即便晕了过去。

  过了一会有东西很凶地撞门,随即门被破开涌了进来,是护卫队的人,他们认定屋里有妖法,便像我展开攻击,巨大的剑气劈开了屋子,我乘着这股气逃了出来,向着大陆的深处逃去,因为心里很清楚,海怪马上会再来。

  逃跑的路很不好走,跑到了侧面的一个大斜坡往下,心里记着那个刚搬来的女孩子,遇到了,果然是一个人,于是一起又往上爬想逃离。来不及的是,大蛇的头已经从上方冒出来了,明显看见了我们,“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不见了啊”心里有这样很消极的想法。

  “藏起来”我冲女孩子轻声喊着,但对方明显没听见,继续往上爬了一截,才看见了大蛇,她惊呼着往下撤,但显然是来不及了,大蛇的脑袋直直冲了下来,我向她的方向跃过去,拦腰抱住她便直直的往下跳,‘我应该会飞吧’,我这么想着,果然就飞起来了。

  努力地往更高空飞翔,但海怪的身子长得不可思议,长着尖尖牙齿的大嘴始终在离我身体很近的地方,我引着它向开始的海边去,那里已经有许多巫师组成方阵做好准备了,我便向低处飞,把它引过去,顺带一提,这些巫师里有好几个是哈利波特里的角色。

  海怪到位,我直直地向上空飞去,巫师手中开始闪烁魔法,这个梦就结束了。
  没有结局。
  不知道大蛇有没有活下来。
  隔了很久的一个梦,顺带一提,海边的水是白天的那种亮晶晶的蓝色,和以前一个梦中自己泡在阴郁的湖里推动亡灵人船只的暗色很不同。

“这样的话……安兹萨玛就会赐我戒指么?”和马雷交谈过后的小迪如是想。
画了一个女装小迪kkk捂脸!(敢于画女装的勇士无惧死亡!)
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女装形象借鉴自非人哉里的二郎神哥哥。
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小迪好,小迪妙,小迪好得刮刮叫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小迪……
好想看小迪的同人本啊……(流口水)
身高大约一百八十厘米,皮肤像是经常日晒一般黝黑。长相偏东方面孔,往后梳的头发相当乌黑。圆框眼镜底下的眼睛已经不能说是眯眯眼,感觉彷佛没有睁开,其双眼是无色的宝石,有点儿类似于钻石。身穿英式西装,给人的感觉就像相当干练的商业人士,或是律师之类的专业人士。不过即使打扮成绅士,也难掩邪恶的气氛。身后有一条由银色金属板包覆的尾巴,前端长著六根尖刺,周遭有着不断晃动的浅黑火焰。
守护者中的军师兼防卫外敌的NPC指挥官,拥有统治咒语等各种特殊能力,有着纳萨里克最精明的头脑,时常地向安兹提出建言。说话彬彬有礼,动作十分优雅,即使面对敌人也不失礼貌。对纳萨里克的同伴们很温柔,对外则是非常残忍无道并以此为乐,喜欢用骨头做出美丽的艺术品。

陆曼陀。:

一个人的龟兹

如今回眸,龟兹和你都消失在茫茫漠海之中。

有了一个很喜欢的人。
有了一个要认真喜欢的人。
想说的乱七八糟缠在脑袋里没理好,
就是,
有了一个喜欢的人。
我呀,
被驯养了。

HistoricalPics:

1994年,《这杀手不太冷》,吕克•贝松在拍摄娜塔莉·波特曼:“我发现我爱上你了”
- Mathilda:Leon,我想我有点爱上你了。
- [Leon呛了一大口奶]
- Mathilda:这是我第一次,你知道吗?
- Leon:如果你以前从未恋爱过,你怎么知道这是爱情?
- Mathilda:因为我感觉到了。
- Leon:哪里?
- Mathilda:[摸着肚子]在我的肚子里。 这一切都很温暖。

自拍存档。
总之就是最近的一点照片。